2017年第三季度"汕头好人"
投票评议


当前位置:首页 > 立德修身 > 道德美文欣赏 > 正文

家园的情怀 ——谈黄潮龙的乡土诗

2017年07月03日 09:43   来源:汕头文明网



  □ 林继宗

  黄潮龙是潮汕地区的抒情诗人,面对全球化语境,仍坚守着乡土的那份本真,将饱蘸情感的笔触深入到乡土家园,这种对乡土文化精神的掘取无疑增加了他诗歌创作的空间。他的乡土诗,抓住了诗歌创作根性的东西,面向土地,面向故乡,用朴素的情怀,写风物、抒命运、咏文化,将生存幸福和隐痛写得独特而深刻。“如果假我一个春季/我会在回家的路上成熟/追逐着歌吟第一声春的礼赞”(《回乡》)。黄潮龙对自己的故土的依恋不离不弃,我们似乎能够感受到他每时每刻的诗歌呼吸,体味到其责任和良知。这些作品让人想起与榕江平原生命的牵连,闻到潮汕文化的气味,是回忆、寻找、呼唤,也是深省、反思、整合,是一种特有的人文精神和关怀。在诗歌语境上,为读者留下了又一思考与探索的空间。

  用文字将这种乡土情怀诉说,提炼出乡土的纯度,是《黄潮龙诗选》中乡土诗部分留给我的深刻印象。这些作品写的大都是他的家乡——榕江平原的乡村生活,描述的是“生活本身”,是诗人的见闻和感受。

  土地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概念,土地更是生命之根和文化之源,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人与历史的原始牵连,是诗人的温情和归依,是诗人深深的情怀。透过这样对故乡的叙述中的语境和情怀,我们可以感触到诗人对乡土文明的守成意识,对乡土精神的认识、思考与变构,以及对乡土诗歌语言的挖掘、建构和表述。“记忆中,孩童时的我/趴在杂草丛生的干枯田野上/聆听季节艰涩的呻吟/西北风刮过榕江冲积平原的腹地/千年的农事无法在农事中受孕/我无法深入到庄稼的根部也就不能和庄稼一起拔节/收获离我们很远/我忙碌地觅食、播种/日子停靠在遥远的地方无从将息”(《故乡的土地(组诗)》),心态宁静、视野幽深、感受细腻。

  乡土诗不是迷恋宁静、封闭,玩味古老,怀念孩提的蒙昧情怀,而是表达一种良知,是多侧面发现农村、抒写田园,揭示乡村带给我们的温暖、和谐与抚慰。面对乡土,诗人的姿态十分重要,诗人与乡村和乡村中的亲人对话、谈心。他的乡土诗歌是本质的而非表象的诉说。“泥土芬芳,我在榕南大地出生了/一个婴儿,无法熟悉周围事物的变化/无法懂得学习、生活和安排情感/就这样懵懵懂懂的,出生了/哭泣是一生中最本能的/而这时,惊醒的鸟儿正振翅而飞”(《榕江,是大地的脐眼流出来的吗》)。

  怀恋家园,亲近乡土。这样富有特色的描写更加温馨与朦胧,诗人的情感在诗歌中得到了净化。《南方小镇(组诗)》中描述着:“小时候,寨门浓密的榕树下/不时伸出灵动的手指/轻轻拨动着流着小溪清水/涟漪一个紧套着一个/一个清凉的盛夏于是产生了。”       

  乡村里的一切都是如此平淡,却充满亲切和友善,使人温馨而怀念,《饮茶及其他(二首)》、《乡情,一支牵肠挂肚的俚曲(组诗)》,让我们怀念魂牵梦萦的家园、亲人,把我们带回到温馨幸福的时刻,令人更加向往乡村平和的生活。“妻子泡茶的手法娴熟/采茶的山歌在她一张一拢的指缝间/偷偷地漏了出来”(《茶泉》),很优美、很生动、很感人。应该说这种感觉我们都曾经有过,只是在它们流逝的过程中,我们忘了将其重新拾起。

  黄潮龙的诗歌,为我们呈现了一曲曲优美的田园牧歌,诗人对日常生活中的诸多生活场景都进行了人性化处理,乡音、乡景、乡愁、乡恋,在那些看似很普通的景物中融入了诗的感情。“乡愁是环村的小溪/时时将故乡紧抱/乡愁是一只盲鸟/飞不出一堵沉沉的黑墙/夜很苦恼/何处有洗涤积物的晨风”(《乡愁》)。

  乡土文化情结体现了黄潮龙对榕江文化的亲近感和认同感,是幼时浸沐其中并凝结和提炼而成的一种文化的精神情愫,是对牧歌式农业文明的向往与怀念。

  黄潮龙乡土诗在回望乡土、守望家园时,找到了时代的参照,将乡土真实的情韵写进去,对往日故乡的“深情观照”,很有生命力,将家乡物事写得很有动势和性情,读后令人铭记在心。

  黄潮龙对地域文化景、象、情、意的捕捉和描摹,和对其中的人类生命动力的认同和张扬,是十分用心和努力的。他全方位地发挥了地方文化的优势,表达出对地域文明的坚守与自觉。《潮阳英歌》、《潮阳剪纸》就是例证。“潮阳剪纸、开在民间窗户上的阳光/尽情挥洒着每一寸热情”(《潮阳剪纸》);“回归线以南,海潮如山/坚果芬芳而多汁,行人只有仰视/用木槌敲击,用情感敲击/鳄鱼们没入深水,悄悄逃离/这是灿烂的节日,苦难并没有消失/然而欢乐虽然短暂,却坚实了臂膀/花穗上飘出的花朵,雄性的刚气/使遗民的亡灵起立”(《潮阳英歌》)。诗人对地域文明的自觉坚守,表现在对恋土恋乡的情结中,以及对地域文明的深刻体验与认同上。

  当然,黄潮龙诗歌的乡土特色远不仅仅是其对故乡的描述,而是更多地体现在一种简洁而不简单的韵致上。《仰望炊烟》不仅表达远方游子对家园的念想,还有对生命之源不懈的追寻,诗人隐隐地以一种简单的方式透露出了久别归家的赤子对于生活的执着追求与热爱,充分表达了故土既是起源又是最终归宿的认同。

  《乡愁》:“昏睡了这大街小巷/只有月亮与心醒着/醒着的月泛出漫天的心事/让心泅渡/夜于是徘徊,月也徘徊//乡愁是环村的小溪/时时将故乡紧抱/乡愁是一只盲鸟/飞不出一堵沉沉的黑墙/夜很苦恼/何处有洗涤积物的晨风。”诗人没有直接抒写多么思念家乡,而是从一个游子文人的角度出发,以小街、月亮、小溪、晨风等物象,用昏睡、醒着、泅渡、徘徊、苦恼等元素来修饰,这些纯美的画面、刻骨的乡情,诗意的过渡和递进本身,就具有概括和新意,简洁而又具感染力,透出生机勃发的新意。

  可以说,黄潮龙乡土诗是对乡间生活的一种真实而艺术的描述,深情地表达了他对家乡及村民的热爱与敬意,体现了他对当下农民处境的深切同情以及自身悲悯的人文情怀。这种感觉来得真切而自然。这是一个游子追寻生命之根时自然而然表达出来的一种感恩之情,是一个诗人应该具备的良知和最起码的社会责任感。

相关阅读
· 绿色的梦 2017/08/10
· 夏日 听蝉 2017/08/10
· 徜徉在护城河畔 2017/07/28
· 学农分校往事 2017/07/21
· 家园的情怀 ——谈黄潮龙的乡土诗 2017/07/03
· 看得淡了,心就平了,身就泰了│汉字密码·淡?? 2017/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