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三季度"汕头好人"
投票评议


当前位置:首页 > 立德修身 > 道德美文欣赏 > 正文

夏日 听蝉

2017年08月10日 11:25   来源:汕头文明网



  夏日午息,被窗外的阵阵蝉声吵醒,瞬间睡意全无,忽想起跟蝉有关的事来。

  年少时,听蝉是一种喜悦。这大抵是因为可以捕蝉,闻蝉声而捕之,心情是喜悦的。我家住建桥古围,围内屋舍俨然,适于居住;围外别有洞天,有溪流清澈,有苦楝树伫立,有古井静默……夏天,围外更是孩子们的乐园,比如在小溪里游泳嬉戏,在古井旁听叔公叔婆“讲古”,还有呢,爬上苦楝树捕蝉,好不快活。这苦楝树,不知何人何时栽下,一直以来从未有人去打理,也懒得打理,却拼命地疯长,茁壮得很。古围长大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哪个不曾捕过蝉?记得年少时,捕到了蝉,我总是小心翼翼地“养”起来,却怎么也“养”不活,这不禁让我悲伤起来。后来读到一些书,知道蝉最初是幼虫,在地下度过漫长的年月,之后成为地上的蝉蛹,最后变成飞虫。期间,从幼虫到成虫要通过五次蜕皮,其中四次在地下进行,而最后一次,是钻出土壤爬到树上蜕去干枯的蝉壳。可以说,蝉几乎一生都在黑暗的地下度过,这不禁让我感到敬畏起来,此后再也不捕蝉了。

  随着时间流逝,而今,听蝉更多的是一种欣慰。每每听到耳畔传来声声“知了”,心里自然也就“知了”。蝉,在我的心里,就是天生的“禅师”。要不,怎么会发出“知了”这般富有禅意的响音?不仅如此,蝉的性情高洁,也让人肃然起敬。古人云:“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意思是说,蝉在最后脱壳成为成虫之前,一直生活在污泥浊水之中,等脱壳化为蝉时,飞到高高的树上,只饮露水,可谓出污泥而不染,故而让人十分推崇。这性情,颇像周敦颐笔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蝉之高洁,我固执地认为虞世南写得最为极致——“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蝉声远传,一般人往往认为是借助秋风的传送。虞世南却别具匠心,强调这是由于“居高”而自能致远。这种独特的感受蕴含一个真理:立身品格高洁的人,并不需要某种外在的凭借,自能声名远播。在我看来,虞世南是赋予了蝉人格的美、人格的力量和人格的光辉,教人有所知、有所悟、有所得。

  正想得入神时,窗外的蝉声更欢、更劲、更热烈起来,像极了建桥古围外的蝉声,这让我一度怀疑是从那家乡那棵古楝树上传来的——那蝉声许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但无论如何,此刻,夏日听蝉,于我,心境一定会是愉悦和坦然的,这是真的。

  ■张 扬 文 李昊天 摄

相关阅读
· 绿色的梦 2017/08/10
· 夏日 听蝉 2017/08/10
· 徜徉在护城河畔 2017/07/28
· 学农分校往事 2017/07/21
· 家园的情怀 ——谈黄潮龙的乡土诗 2017/07/03
· 看得淡了,心就平了,身就泰了│汉字密码·淡?? 2017/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