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旧网站入口

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杜博耀—— “我最年轻,咽拭子采集必须我上”

2020-04-12

image.png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是今年2月9日,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90后”护士杜博耀随汕头第二批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前往武汉时,在朋友圈引用的两句诗。寥寥数字,却不难看出一个怀揣“召必战、战必胜”信念向一线进发的“白衣战士”的决心和斗志。直到终于有机会与这位年仅26岁的小伙子面对面,听他讲述起自己在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的战“疫”点滴,记者才发现,这位硬核“小战士”,私底下其实是一个腼腆可爱的大男孩。

  杜博耀告诉记者,医疗队抵达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后,医院征集医生为病人做咽拭子采集,这是一种近距离用棉签从病人喉咙深处采集标本的工作。新冠肺炎的确诊,必须通过咽拭子标本检测,但病人一个张嘴的动作,会产生大量携带病毒的气溶胶。而对于一些反应敏感的人,当棉签探到喉咙深处的时候他还可能会干呕或者呕吐,这对采集的护士们来说是被感染风险最大的一个操作。

  因为有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经验,杜博耀二话不说就主动报了名。记者问他,当时有没有担心自己会被感染?他轻轻地回答,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但是工作必须有人做,自己比医疗队里那些哥哥姐姐都年轻,抵抗力更好,必须由自己上。

  在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杜博耀每天要做100份左右的咽拭子采集,每个都要尽量在1分钟内完成。因为工作风险系数大,他每天都得穿两层防护服,不仅身上笨重、憋闷,眼镜、防护镜也被哈出的热气蒙住,工作起来相当吃力。而除了做咽拭子采集,每天还有其它的日常护理及心理疏导工作等,一天下来,常常累得话都不想说。

  “在武汉工作的四十几个日夜里,我整整瘦了八斤。”杜博耀告诉记者,回到汕头后,最开心的莫过于可以吃到道地的潮汕美食,尝到想念已久的“妈妈的味道”。“可能是身心放松了,丢掉的体重又在半个月内回来了”,说着这话的时候,杜博耀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年轻人特有的顽皮自得。就是这样一个被家人宠爱着长大的“90后”男孩,用自己的坚毅和勇敢,为我们勾勒了一幅新时代好青年的“青春画像”。

  本报记者 康洁/文 陈史/摄

  

  英雄感言

  2003年“非典”的时候自己还小,看到医生救治病人的事迹没有概念,后来自己学了护理学当了一名护士,再经历了这次援鄂之旅,深刻地体会到医护人员的艰辛,也更加感受到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将时时鞭策我,无论去到任何地方工作,都一定认真完成自己的使命。

  ——杜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