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收集抢救12万件侨批,一家两代人接力守住文化记忆

2024-06-19

在汕头姑娘马娅很小的时候,逢年过节都会有人给他们家里寄侨批。收到一封封漂洋过海而来的信笺,家里的亲人很欢欣,她对侨批也感到熟悉亲切。


那时的马娅不会想到,后来她会和侨批结下不解之缘。她和丈夫麦保尔在30余年间,自发投入数千万元,收集收藏了侨批近12万件,先后4次无偿捐赠侨批原件58121件、电子档案4万余件。抢救保护、收集整理、修复研究侨批,成为一家两代三人共同的坚守和精神追求。


全力以赴收侨批

用几套房换来9万件侨批


汕头女婿麦保尔是广州人,从小学开始集邮,上世纪90年代初调到电信系统。在汕头工作期间,机缘巧合发现了侨批。当时仍偶有流通的侨批,只是被当作邮品中最普通的“实寄封”,并没有什么人特别关注。


近代以来,大批沿海先民迫于生计到异国打拼。他们在异乡艰苦创业、站稳脚跟后,通过包含书信与汇款的侨批,传递对家乡亲人的惦念与深情。


麦保尔以收藏爱好者的眼光敏锐捕捉到,侨批有可能成为研究华侨近代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的档案文献。他更精准地意识到,随着时代发展和城乡变迁,这一潜在文物存在着散落损毁的风险。


在这种强烈文化自觉的驱动下,麦保尔通过自己合作的邮商、网络等资源,开始大量收集侨批,成了一名收集珍藏海内外华侨华人共同文化记忆和情感价值的“先行者”“志愿者”。


从1992年开始收集,到2020年辞世,麦保尔收藏的侨批数量从零增长到了近12万件。侨批档案历史悠久,且分布零散,要通过不同渠道加以收集。过程之艰辛不易、投入之庞杂繁复、付出之源源不断,让他始料未及,却也甘之如饴。


麦保尔的女儿麦琳琳曾经与父亲一同外出收集侨批,回想起当时收集侨批的过程,奔波辛苦仍历历在目。他们经常跑到潮汕的村庄里去收集,为了获得珍贵的侨批,麦保尔还要“费尽心思”说服侨批主人、收藏家将手中的侨批卖给他。“父亲当时是想更快更好地保护历史和文物。”麦琳琳说。


马娅也见证丈夫为收集这大批量的侨批所花费的大量金钱和大半生的心血。一开始侨批收集的价格还不贵,后来慢慢水涨船高。为了得到一批近9万件关于潮州的侨批,麦保尔忍痛将自己几处极好的房产进行置换。“这是一个对文物保护发自于内心的爱、对文化非常尊重的人才能做到。”马娅感慨道。


全情投入守侨批

废寝忘食整理 常因感动落泪


如果说侨批收集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奔赴,那么收藏就是一场用心用情的坚守。

受天气、湿度等因素影响,不少侨批到手的时候已经破损,需要花功夫进行精心整理、修补。麦保尔耗费大量时间整理侨批,从侨批中的只言片语,慢慢拼凑出华侨故事。


麦保尔对侨批的钟情也得到了马娅全方位的支持。她不仅支持丈夫将自家的大量钱财用于交换别家“书信”,更与丈夫一道寻找储存场地,并保持空调30余年常开不断,专门用于存放这些别人眼中的“废旧纸张”,让这近12万封侨批从收藏那一刻起就处于恒温恒湿覆膜的保管状态。


抢救收集、无损保管是麦保尔、马娅为侨批迈出的第一步、第二步,但跨度难度更大的第三步是系统整理,需要坐得下、看得懂、理得清。在国学大师饶宗颐的鼓励和支持下,麦保尔开始了“读批”“整批”之旅,先按地域、再按家族、后按时间。


马娅忘不了几十年来与丈夫一起整理侨批的时光,“许是应了那句见字如面,麦保尔拿起侨批仔细阅读的时候,我常看他因感动而默默落泪。”


从2012年开始,马娅的助理王逸锋跟随麦保尔整理邮票、侨批,经常看到他独自在工作室里忙活。麦保尔对侨批的痴迷,已经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常常要王逸锋走进他的工作室,提醒他出来吃饭。


在麦保尔手上完成分门别类并自建体系的侨批约7万件,为后来专门展馆开展专业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础。麦保尔辞世后,年近七旬仍奋斗在职场第一线的马娅接过丈夫的“手套”,带着女儿接续投入家藏侨批的整理之中。


全然无私送侨批

让更多人了解先辈创业史


2021年6月19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之际,马娅带着女儿到汕头完成麦保尔生前遗愿,将已完成整理的40121件侨批原件无偿捐赠给汕头市档案馆。捐赠的每一封侨批都用保护膜进行封装,按照不同的类别进行整理,并张贴编号。


“无偿捐赠侨批也是缅怀他最好的方式。”马娅说,自己和麦保尔都是上世纪70年代入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两人的父辈都是上世纪40年代入党的党员。麦保尔之前收集侨批,就是为国家、为广东保存一批珍贵的历史资料,保留华侨艰辛奋斗的个人生活史。一开始收藏这些侨批,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将其捐献给国家,从未想过要出售。


这已不是麦保尔、马娅家庭第一次捐赠侨批。早在2004年汕头市筹建侨批文物馆之时,处于侨批收集整理起步阶段的麦保尔,就主动赠予录制了4.3万多件侨批的32张光盘,并前往汕头指导整理侨批。这个全国第一个“潮汕侨批”数字化资料库的雏形,是他在女儿协助下完成的,为开展侨批数字化研究起到了奠基作用。


麦保尔辞世当年,马娅母女向岭南金融博物馆无偿捐赠侨批原件1万件,其数量之大,让这家当时广州最年轻的博物馆馆藏数量直接翻番。


两年后,马娅母女再次向汕头市档案馆无偿捐赠侨批原件8000件,2次捐赠的近5万份占了9万份馆藏的一大半,有力推动侨批文物馆成为全国侨批馆藏数量第一的专题馆。


“侨批记载着潮汕先辈的艰难创业历程与浓厚桑梓情怀,也是中华民族讲信誉、守承诺的重要体现。对侨批、回批进一步地梳理、研究和展示,可以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华侨先辈背井离乡、艰苦创业的故事。”马娅说。


2013年6月,“侨批档案”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成为我国13个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之一,也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记忆遗产。如今,现存于世的侨批不足20万件,成了文化研究学者们眼中的一大遗憾。马娅说,后续将陆续根据麦保尔的遗愿,把全部收藏的侨批无偿捐赠给国家。


马娅家庭无偿捐赠的侨批原件,为汕头市侨批档案的征集、保护和开发利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将有力助推近代岭南地区经济社会史的研究工作。目前,汕头市档案馆已经编撰并出版了《麦保尔收藏侨批档案萃编》第一册和第二册,展示超过10个家庭的600多件侨批,涉及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



来源:南方+